15选5走势图带连线|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報界先驅張季鸞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2018-10-18 15:04:21   來源:《天南地北濱州人》  責任編輯:

  報界先驅張季鸞,文風犀利,少年有為。青年時,他曾擔任過孫中山先生的秘書,后來又在報紙上用文章披露袁世凱的賣國行徑。他畢生穿著粗布長袍,一生奉行言論救國,贏得了國共兩黨領導人的敬重。他一介書生,將15年青春和心血奉獻給《大公報》,實現了以筆報國,以筆救國的心愿。他曾說:“要以鈍重之筆寫鋒利文章,以鋒利文筆寫鈍重文章。也就是說,只要文章的觀點和信息有足夠的殺傷力,根本就不必在文氣和辭藻上劍拔弩張,殺氣騰騰。”其做人作文爽直、大氣的一面可見一斑。
  青年得志
 
  張季鸞祖籍陜西榆林,1888年3月20日出生于山東鄒平,1901年父親去世后,他隨母親扶柩返回榆林,后就讀于煙霞草堂,得到沈衛、沈鈞儒的賞識和器重。張季鸞少年時期就展露出過人的才華,他作文一揮而就,有神童之譽。1905年,陜西高等學堂派遣留學生去日本,張季鸞因此得到赴日機會,學習政治經濟學。同年,他在日本加入孫中山先生組織的同盟會。1911年辛亥革命前,張季鸞歸國后受于右任先生邀請,在上海協助編輯《民立報》。
 
  1912年,不到24歲的張季鸞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輝煌時期。孫中山出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他受命擔任孫中山的秘書。雖然那時的張季鸞還十分年輕,但才華橫溢,文采不凡,參與起草了《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等重要文稿。值得一提的是,張季鸞發給上海《民立報》的“中華民國臨時成立和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專電,這是中國近代報業史上第一份新聞專電。
 
  文風犀利
 
  張季鸞身上最值得人們崇敬的品質,就是文人的錚錚傲骨和銳氣。筆,就是他手中極具殺傷力的武器。在他的新聞思想中,言論報國、新聞救國是從事新聞活動的重要目的。他的文風大膽勇猛,時常做出“驚人之舉”。
 
  1913年初,袁世凱與英、法、德、日等五國簽訂了出賣主權的《善后借款合同》,張季鸞通過采訪得到合同全文后,立即在上海《民立報》上披露了這樁骯臟交易,引起軒然大波,成為“二次革命”的一個導火索。張季鸞因此被囚禁三個月,后被友人救出。不過,張季鸞并未因此“汲取教訓”,段祺瑞當政后他又因揭露段祺瑞的卑劣行徑再度入獄。
 
  從1926年至1941年,張季鸞主持《大公報》的15年間,該報所撰時評大多是出自他一人之手,其中就有著名的“三罵”社論。他一罵吳佩孚,二罵汪精衛,三罵蔣介石,用鋒利的語言痛斥三人,其觀點之鮮明,筆鋒之犀利,文風之樸實,語言之生動,被看做報人學習的范文。
 
  從袁世凱到段祺瑞,再到蔣介石,張季鸞公開痛罵當局最高長官,是需要很大的膽量和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胸襟。不過,張季鸞揭露的全是背棄國民,與公平、公理、公正為敵的人,而他筆下所推崇的,是國家利益,是民族大義。
 
  張季鸞罵吳、罵汪、罵蔣之時,確實保持著不偏不倚的超然態度和立場。他是無欲則剛,獨立不羈。惟因如此,蔣介石亦敬重他的這一氣度,在張季鸞后半生一直與之保持良好的私人關系。但是,正因為其與蔣介石私交甚篤,在西安事變當中,張季鸞先生寫了一封公開信,以今日眼光看來,不無偏袒。事實上,也正因其超然姿態,以致《大公報》同時受到當時中國政治舞臺上兩大對立主角的青睞。蔣介石在他的辦公桌、起居室、衛生間各放置一份;而毛澤東說,他在延安經常讀的報紙就是《大公報》。
 
  張季鸞一生的文章議論,鑄成了他那個時代的活歷史。而當年的《大公報》,則構建了中國百年言論史上的重要篇章。
 
  贊譽良多
 
  “張季鸞先生的遺體是蔣介石親自來埋的。”據村里老人講,“當時蔣介石親自站在石碑前鞠躬,右邊就站著胡宗南,蔣介石一行很多人還都到了我們村里,好多的挽聯就放在村里的大廟中,后來都堆放不下了。”據說當時的葬禮特別隆重,國民政府是以國葬的形式來安葬張季鸞先生的。
 
  張季鸞先生1941年病逝于重慶時,只有54歲。當時國共兩黨的領導人均表示了哀悼。在張季鸞先生墓碑背面,記者發現了刻有毛澤東、陳紹禹、秦邦憲、吳玉章、林祖涵的聯名唁電:“季鸞先生在歷次參政會內堅持團結抗戰,功在國家。驚聞逝世,悼念同深。肅電致悼,藉達哀忱。”而周恩來、董必武、鄧穎超的唁電為:“季鸞先生,文壇巨擘,報界宗師。謀國之忠,立言之達,尤為士林所矜式。”
 
  凄涼身后
 
  張季鸞的陵寢是一個按照關中名王名將墓規格修建的西北大墓,占地40畝,墓園走道兩旁栽種柏樹,周圍是大片槐樹、法國梧桐。然而在后來的歲月中,這大片的樹林都被砍伐;墓碑被砸被毀,已經遺失;墓穴也遭盜掘,甚至封土的一半也被推平。有記者前往祭拜,卻發現“一代報人張季鸞墓,早已淪為荒郊野冢,無任何標識,人跡罕至。一抔殘土,面對著暮春寂寞的陽光,不堪憑吊。”
 
  所幸近些年,張季鸞先生的地位又一次得到了承認,在各界支持下,張先生遷葬老家榆林,一代報業巨子,終于把其他種種紛紜繁亂之事拋于身后,魂歸故里。
 
  亦莊亦諧
 
  張季鸞先生是民國才子的典型,也帶有舊時文士的習性與氣質,舊式文人那種放浪形骸的生活態度與方式,也很典型地存在于張季鸞身上。他也逛妓院,吃花酒,吸鴉片,善諧謔。這與德高望重的經典張季鸞形象大為不同。它是張季鸞的另一方面,與憂國憂民、筆含風雷的張季鸞同樣真實。
 
  張季鸞是見過大世面大陣仗的人,其胸襟與格局絕非謙謙君子與恂恂儒者所能框架,這是可以想見的。但是,他的不計葷素、大雅大俗的諧謔風格,還是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三十年代,北平的紈绔子弟多枉法胡為者,為此一家報紙以“養不教,父之過”為題,撰文抨擊。張季鸞與張恨水看到這個標題后,大加嘲笑。笑過之后,張季鸞忽然對眾人說:“讀此標題,使我得一聯矣。上聯曰‘父之過’,你們能對下聯否?”
 
  有人對以“子不語”,張季鸞搖頭說:“欠妥,欠工。實未如‘媽的×’之恰當也。”這一聯語,雖然淪于不文,但從聯藝角度衡量,應屬佳對。它不但對得工,也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對紈绔子弟不法行徑的憤怒。
 
  這是張先生的好友,日本名醫矢原謙吉隨筆中的文字。與大公報舊人筆下溫文君子的張季鸞形象不同,與張季鸞有私交的矢原謙吉能看到同事視角中看不到的張季鸞的另一面,也即諧謔、辛辣的一面。他在《謙廬隨筆》中寫道:“張季鸞亦與張恨水同,恃才使氣,玩世不恭。倘遇彼所不屑之人與不懌之事,則舌如利刀,尖刻入骨。”
 
  士人風骨
 
  張季鸞先生一生不愛財、權、名,他在《大公報》上寫文章從不署自己的名字,主持《大公報》更有“四不”原則,即“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寥寥八字,擲地有聲。“四不主義”一旦公諸天下,就界定了《大公報》的堂堂報格,并付諸公眾明鑒,天下監督。如此高風亮節令新聞界同仁欽佩。他曾說:“新聞記者不為威脅易,不為利誘易,惟不畏名惑最難。”他寫文章概不署名,并使之成為定制,寓個人不求名之意。日軍來襲,他又用筆為抗戰奔走呼號,呼吁國共合作。如此一身正氣和廉潔從文的高尚品格,實在令后人敬佩他的士人風骨。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刊登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陜西新絲路雜志社有限公司    備案號:陜ICP備15002333號-1地址:西安市666號信箱     聯系電話:18992257888
法律顧問:陜西百望律師事務所程向輝主任
15选5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骰宝快3中奖计划 极速28永久赚钱模式 上海时时票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 pk10游戏是不是骗局 手机投注彩票软件下载 百人棋牌皇家炸金花 时菜是什么 动物狂欢压分必赢方法 金尊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