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选5走势图带连线|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一只蠶的春光

2018-10-19 14:03:07   來源:新絲路雜志  責任編輯:guxiaojuan

  ○文/李思純
  這是西漢末年的一只鎏金銅蠶,長約五六厘米,首尾九節,蠶頭微微抬起作繞絲狀,形象栩栩如生。這只鎏金銅蠶是三十三年前石泉池河鎮譚家灣村的農民譚福全在淘金時偶得。
 
  想必那時,正值農閑,許多村民舉家出動在漢江沿線的沙灘上淘洗沙金,譚福全一家也不例外。
 
  譚福全一家所居住的地方因為這個宗族龐大的姓氏被命名為譚家灣,這里風光秀美,民風淳樸。發源于秦嶺深處的池河在譚家灣蜿蜒迂回了一下,雖清淺流淙,河床卻很是寬闊。億萬年的鵝卵石和沙粒靜靜地鋪在河床上,太陽的光芒從高處灑下,砂石漸漸蘇醒,它們和高遠的天空、玫紅的蓼花、蕩漾的河水,以及沙灘上躬身勞作的人,共同組成一幅山河如畫大地安詳的畫面。譚家灣的村民沒有像其他村民一樣,追溯更遠的漢江以求淘洗到更多的沙金。譚家灣的村民都堅信沒有比池河更能帶給他們安寧和富足的福祉,他們因此知足常樂,就近在池河的河床上安營扎寨,挖出一個個兩米多深的金窩子。
 
  譚福全搭上竹編的淘金床,每天領著兒子女兒不辭辛勞挑沙淘洗。就在那一日下午,當冬日的斜陽慵懶地退到樹梢后面,火燒云橫斜在晚霞斑斕的天空,長子譚可寶在他抬起胳膊抹了一把汗珠的間隙,他的眼睛被天邊的紅云點亮,內心欣喜而澎湃。當他再次滿懷激情從沙坑挖出滿鐵锨砂石的時候,他發現那一鐵锨沙中有個閃亮的點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初以為看花了眼,掂著鐵锨定定地站了一分鐘,再看,眼睛又被那亮光灼了一下。只一下,他誤以為是遇著瓜子金了,趕緊用手去撥。然后,他看到了被細沙包裹的棍子一樣的一小截東西,觸摸到指尖卻是生硬的。譚可寶把這個東西遞給身旁的父親譚福全,譚福全用袖子拂去上面的細沙,一只活靈活現的蠶就呈現在他們面前了。
 
  村里的人聽說譚福全撿回了寶物,爭相前來觀看。小蠶身形輕巧,金光斑駁,掂重量卻又似金非金。總之,這是小鎮上的人們從來沒有見過的物件,既然從地下的沙土里挖出來,人們紛紛猜想,這是一件有點年代的東西。有人說這要上交給國家,有人說應該不是文物,倒像一個鑄金制品,還不如賣到金店。就連小鎮上一些有學問的鄉賢學究也眾說紛紜,無法定義。老實巴交的譚福全捏著這只蠶找到縣城的金店老板,他想讓人看看,這物件到底是不是純金鑄造的。金店老板將蠶舉在燈下橫豎左右看了個遍,然后告訴他,這是鍍金的,不值錢!鄉鎮、縣上的干部也相繼趕來一看究竟,看過之后,便叮囑譚福全好生保管,他們會想辦法聯系省上的專家過來進行鑒定。譚福全也想知道自己捏在手里的這只蠶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一等再等,專家鑒定的事兒始終沒有消息。
 
  有人建議譚福全自己帶著蠶到省博物館找專家去,這讓從沒出過遠門的譚福全好一陣為難!既擔心真是文物放在自己家里弄丟了,又擔心不是文物自己白跑一趟。下了很大決心,譚福全最終借來五十元路費帶著蠶也帶著一肚子疑問進了省城。在陜西省博物館,工作人員告訴他,要將蠶送交北京鑒定。譚福全并未獲得更多的信息,他拿著工作人員給他的一百元路費,懷揣著沉甸甸的牽掛回到了池河。回家之后的譚福全默然地守著自己的心事,一連許多天不提那蠶的事。直到第二年春上,譚福全從一位干部口中得知,他上交的蠶經過北京考古專家鑒定屬于漢代出產的一級文物,以紅銅鑄造后施以鎏金工藝,在全國尚屬首次發現,且僅有一條,彌足珍貴。此時,譚福全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感慨地說,“交給國家我就放心了!”
 
  二
 
  彎作S形的池河在古代偏偏被稱作直水,它本應在譚家灣順勢匯入漢江,卻因地殼運動產生的山體堵塞被迫在譚家灣急拐倒流,調頭向西數十里,到秦嶺與鳳凰山交界的蓮花石一帶才深情款款的與漢江相交。池河畔的譚家灣是子午道南出秦嶺的山谷口,也是子午道向東南去安康、向西北去漢中分岔的拐點。不難看出,漫漫的歷史長河中,自然界的運動和人類的活動都在這一拐點上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其實早在南北朝時期,這里曾是直州城遺址。因為江南絲茶遠離大西北,山長水遠,交通不便,陜南絲茶就成為商賈競相運往西域和皇室的重要物資。發展到明清時,陜南絲茶商貿更是發展快速。仄仄子午棧道作為當時貫穿南北的大通道,北端是十三朝古都長安,南端便是秦巴山中的古老小鎮——池河。這條道上,層層疊疊堆滿了往返于石泉和長安城的腳印,他們將秦巴山里的蠶絲、茶葉、桐油通過這條道輸送到發達的北地都城,北方的政治、經濟、文化則通過這條道傳進秦巴腹地,包括石泉及池河周邊,影響著這些地方經濟的繁榮與生活的多彩。另據《石泉縣志》記載,石泉到了漢代時期,養蠶繅絲業達到高峰,作坊無數,均為官府經營,織工多達千人。
 
  因此,后來也有人說,絲綢之路的起點在長安,而源頭,則應是子午道南端的石泉池河。雖然我們無法確定這一說法的準確性,但如果沒有曾經的戰馬嘯嘯、沒有曾經絲茶道的繁忙,這里說不定就沒有如此的浩蕩大氣,就沒有今天融南腔北調于一體的開放與包容,就沒有蠶桑文化如此的源遠流長。
 
  人們或許正是要通過地下斷層、棧道遺跡等等這些隱藏于大地深處的密碼,去破解一個又一個地方文化的基因,撩開風云遮蓋的面紗,再一睹當年華夏的風姿卓卓。無疑,石泉池河譚家灣所出土的鎏金銅蠶讓人們看到密碼閃耀開啟的玄機。
 
  這是何等矜貴的一只蠶!它讓人們更為清晰地看到祖先“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創業精神,更為清晰地感受到開放與融合所帶來的變革。作為這枚鎏金銅蠶的發掘者,譚福全并不懂也不曾關注過歷史,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當初奉獻的這枚鎏金銅蠶一下將中國的養蠶史推進到了兩千多年以前。
 
  而現今的歷史,它一定會記下譚福全,也一定會記下譚福全的譚家灣。
 
  三
 
  綠樹掩映,阡陌縱橫。歷史隨著城垣的消失而演變成了傳說,曾經高大的建筑只剩下深埋的殘垣與瓦礫,它們的身上長滿青草,農家的水牛在悠閑的時光里踱步。
 
  現在,在這塊因為鎏金銅蠶而被全國矚目的池河河畔,“金蠶”翻卷著熱浪,池河祖祖輩輩興桑養蠶的農人在又一季蠶事來臨之際無比的揚眉吐氣。其實又何止是池河,在整個石泉,乃至整個陜西,都因為曾有著那樣悠遠深厚的文明而驕傲,都在因為繼續著的興桑養蠶而驕傲。
 
  又一季陽光灼灼的初夏來了,昂首涌動的蠶催緊了蠶農的腳步。平整的田疇是無邊的桑海,低緩的山梁也是成片齊整的桑海。戴著草帽的男人們背著碩大的背簍穿行在碧浪里,摘下一天中最好的桑葉。他們把背簍一次次壓得跟小山似的,汗流浹背的在家和桑園之間來回往返。家里勤勞的婦人們手腳麻利地清理一簸一簸的蠶沙,新鮮的桑葉在她們手中翻卷、抖開、鋪勻,滿屋如細雨急來,一片“沙沙”作響。如果不是養蠶人,誰也未可知,那樣重復機械的勞作在飽含希望的情懷里竟也有行云流水般的舒暢,只有在專注而溫情的侍弄下,蠶不再是蠶,是蠶農孕育的一簸箕一簸箕的春。
  作者簡介:
  李思純,陜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陜西省文化廳“百人計劃”入選作家。出版有《泉音傾城》《歸處》《李思純中短篇小說集》。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刊登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陜西新絲路雜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號信箱     聯系電話:18992257888
法律顧問:陜西百望律師事務所程向輝主任
15选5走势图带连线 快三大小单双有概率 qq上发的打字赚钱真的假的 熊猫麻将游戏官方下载 快乐赛车计划全天在线 鱼丸游戏大厅 凤凰时时彩平台 快三和值单双秘籍 半小时赚10元的软件 河北快三中奖助手下载 辉煌在线娱乐